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小福星高手解料网 > 代号 >

他应该是想起了关师傅的话:“人得自各儿成全自各儿

归档日期:08-09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代号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其实最后我也没想明白,小豆子的妈为什么宁可残忍的给小豆子断指,也要把他送去学唱戏。

  小豆子没说什么,但我想,他应该是想起了关师傅的话:“人得自各儿成全自各儿。”

  但当小豆子唱出“我本是女娇娥,又不是男儿郎”的时候,我想,从这时起,他将自己成全成了“虞姬”。

  从清朝没落太监当道,到民国刚起袁四爷成为一方霸王。再到日本入侵,人人自危。而后在晃手电筒下唱戏,在新中国成立台下群众唱红歌。几起几落,那爷的那句:“谁都得听戏。”可谁又是真的懂戏的呢?

  对人,在程蝶衣被替下“虞姬”一角后一人待在房间里的时候,段小楼不能理解“虞姬”对程蝶衣的意义有多大。而是又一次和程蝶衣说了:“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。”

  于是小豆子成了程蝶衣,成了“虞姬”。小石头成了段小楼,扮演“霸王”,他们一起演起了“霸王别姬”。

  是啊,“要想人前显贵,您必定人后受罪”,所以,当小赖子和小豆子一起逃跑出去看到了唱红的“角”的时候,都哭了!

  挨打是常事,唱错了因为惩罚要挨打,唱对了为了记住还要挨打。一群豆丁一般的孩子,视唱戏为生命,或者说,是关师傅让他们视唱戏为生命。

  因为段小楼从没有成为“霸王”,从没有做到“从一而终”,从来没忠于戏过。所以最后的他只剩下人皮了啊。

  只是这回,程蝶衣唱回了那句错误的“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”,一切尘埃落定。

  可程蝶衣不明白,说出那句执拗的话:“就让我跟你好好唱一辈子戏,不行吗?说的是一辈子,差一年,一个月,一天,一个时辰,都不算一辈子。”

  再到后来文革,段小楼甚至当着所有人的面,为了自保编造谎言,直指程蝶衣的不是。

  本以为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,“虞姬”和假“霸王”会分道扬镳。却不曾想两人时隔多年,又唱起来最初的起点——《霸王别姬》。

  时间追溯到很多年前,程蝶衣还是那个不太合群的小豆子,段小楼还是那个只会拍砖头的小石头。

  这是影片一开始,哥哥饰演的程蝶衣和张丰毅饰演的段小楼,穿着虞姬和霸王的行头,站在一束灯光下的场景。

  在程蝶衣的眼里,就算恨袁四爷和日本人,可他会唱给他们听,因为他们是真的懂戏的人。这是程蝶衣对戏的“从一而终”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dacrook.com/daihao/847.html